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黄蓉会客春风起
黄蓉会客春风起

黄蓉会客春风起

此时正是阳春三月,万物生发,满山青翠。
--
  在襄阳的一处庭院里,一位风姿绰约的俏丽美妇人身着粉白色轻纱,正优雅-
灵动的舞动着手中的长剑,曼妙而舞,隐隐约约间,将浮凸有致的傲人身材尽显-
无遗。-
-
  这处府邸正是襄阳城中顶顶有名的守城将军郭靖的宅院,而舞剑的佳人正是-
郭靖的妻子,素有中原第一美女之称的黄蓉,黄帮主,虽已是二个孩子的娘亲,-
美艳却依旧不减当年,反倒是岁月渐渐在她的身上酝酿,仅仅是一套平常无华的
-养生剑法,自她手中使来,举手投足间,竟有颠倒众生的魅力。-
-
  正应的上洛神赋里「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,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」之句。-
-
  「夫人,吕谦,吕蒙,范天顺三人求见!」一名周身墨绿色衣裙的俊俏丫鬟-
从外院小步跑来,向黄蓉柔声道。-

-  黄蓉闻声收了功法,略略调息一番,转身说道:「嗯,这才上午他们就到了,
-还真是孺子可教嘛!领他们去迎客堂,待我换一身装束便去接待!黄莺,莫要怠-
慢了几位公子,这三位都是些襄阳名将之后,我们不可失了礼数!去吧」-
-
  黄莺轻笑一声,领命而去。-

-  一旁的另一名丫鬟向黄蓉递来一碗清茶,有些疑惑的问道:「夫人啊,这三
-人是何来头啊?」-
-
  黄蓉接过茶碗,扬起白如凝脂的玉颈,将碗中茶水一口饮尽,几丝茶水从她
-那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红唇边缓缓滑下,划出一道细细的水痕,在阳光的照射下,
-闪出晶莹的亮光,映衬着黄蓉本就完美精致的五官,更添几分魅惑。
-
-  从袖中取出一条丝巾擦拭了嘴角,黄帮主一边莲步轻摇向内院走去,一边对
-身旁的丫鬟说道:「昨天受不住靖哥哥三番四次的嘱托,答应帮吕守备和几位将-
军管教管教他们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,这个吕谦,便是襄阳守备吕文德之子,而
-吕蒙,就是那吕文德之兄吕文焕之子,范天顺他爹则是与靖哥哥交情极好的偏将-
范文虎!」讲到此时,黄蓉皱了皱眉梢,轻叹了一声道:「以我所知,这三子甚
-为顽劣,终日纵情酒色,斗鸡走狗,糟蹋了诸多良家姑娘,在襄阳城内可算是声
-名狼籍,绝非可造之材,若不是看在靖哥哥初到襄阳,人生地不熟的情形下,我-
早一顿乱棒将此等纨绔打走,省的诸多麻烦……」-
-
  说道恨处,黄蓉银牙紧咬,挥舞着手中粉拳,浑然一副小女儿姿态。-

-  一旁的丫鬟被黄蓉俏皮的神情惹得一阵娇笑,道:「夫人还是这般直爽心性,-
人都说岁月让人老,我看夫人您是愈活愈年轻了,呵呵!」
-
-  黄蓉娇哼了几声,忽然有些萧索的说道:「紫苑啊,你跟随我已经有十年了-
吧,这些年跟随靖哥哥南来北往,饱经风霜,你看我当真不显老么?」
--
  名叫紫苑的丫鬟歪着脑袋,细细端详了一番黄蓉如画般醉人的面颊,咬着嘴-
唇道:「夫人那,我怎么看也和十年前见你时一模一样,老爷真是好福气啊!」
-
-  「你啊,就会讨我开心!」黄蓉闻言大为欢悦,嘴里也不由得哼上了小曲,-
但凡是女子,没有不爱惜美貌的,不爱听称赞夸奖的,黄蓉虽然贵为女中豪杰,
-依然不能免俗。
-
- 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,很快便到了黄蓉的厢房。-

-  「紫苑,将我那身鹅黄色百叠裙取来,前几日芙儿走时特意送我的礼物,今-
天刚巧试试合不合身!」
-
-  「好嘞,夫人稍等!」
--
  紫苑一走,黄蓉在心里便开始寻思着该如何教导这几个不成器的后辈,眼下-
宋蒙交恶,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恶战,黄蓉心道:「靖哥哥初来乍到,又一心保家
-卫国,那这襄阳城中的团结尤为重要,我为人妻子,自当为丈夫解忧,看来唯有
-将这三子引向正路,方能让吕文德三人承靖哥哥的人情,日后大战若起,也不至-
于后院起火!」
-
-  心思一定,黄蓉便有了谋划,正当此时,忽然听到偏房传来紫苑的一声惊呼,-
黄蓉急忙推门而入,询问道:「紫苑,是何事如此惊慌?」-
-
  紫苑伸出指头指向存放衣物的梨木衣柜,颤声道:「夫人你看,都是蟑螂!」
--
  黄蓉闻声望去,果然看见两三只蟑螂在自己的衣物上爬行,这襄阳城气候潮
-湿,蟑螂很是常见。
-
-  黄蓉见不得这等恶心之物,皱眉挥手道:「都移出去,好好浆洗,紫苑,看-
看还有没有见客的衣装,快些取来!」-
-
  「夫人啊,昨日洗的的衣服还都没有晒干呢,我们才搬来半年不到,还没有-
置办多余的春日衣装。」-

-  黄蓉一想,自己的春装确实不多,如今有客在侯,去市集买定然来不及,这
-该当如何?总不能就穿这件半透明的薄纱见客吧,那岂不失了威仪?
--
  「既然如此,就将老爷那件紫绒披风拿来,我披在身上便好。」黄蓉刚好想-
起郭靖有件披风落在家里,刚好解此燃眉之急。
--
  披风取来,一阵整理,黄蓉在铜镜前看了看,自觉该遮住的部位都已经挡好,
-只是披风并没有衣扣,只有一条束带,不过自己稍微留意一下,应该不会有事,
-想到此处,黄蓉便没有了顾虑,面带春风的向外院的迎客堂走去。-
-
  在等候黄蓉出来的时候,外院厅堂之上的吕蒙二人便有些不耐起来。-

-  「我说堂哥,你说这黄帮主会见咱们嘛?这郭靖一家迁到襄阳已经半年有余-
了,一律不见外客啊,就是我爹,也不过与黄帮主有一面之缘,也就是大伯来郭-
府多一些!」吕蒙用手指敲着摇椅,心中对吕谦一早许诺自己今日能见到美绝四
-方的黄帮主有些不以为然。-
-
  「是啊,吕谦大哥,咱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,黄帮主不是咱们相见就能见得-
上的,依我看,现在便去怡红院如何,我请客!听王妈说,昨晚刚到了两名波斯-
美姬,咱们兄弟三人刚好尝尝鲜,哈哈!」一身武夫打扮,五大三粗的范天顺大
-不咧咧的说道。-
-
  看着二人的反应,面容阴翳的吕谦摇了摇折扇,不急不缓的道:「哼,庸脂
-俗粉,有什么看头,实话告诉你吧,不单你们今日能见到黄蓉,以后天天都有得
-见,不然我叫你们前来还能是诓骗不成?」-

-  吕蒙一听吕谦话中有话,心思一转,追问道:「依堂哥所言,难道有什么内
-幕不成?」说话间,便给吕谦斟满了一杯茶,这屋子里的下人都被三人赶了出去,-
这样说话才可以无所禁忌。
--
  吕谦满意的接过,悠然道:「我便实话告诉你们吧,前几日我买通了郭府的
-一名花匠,听闻黄蓉让郭芙带着郭襄回桃花岛与黄老邪相聚,同去的还有大武小-
武,这一路山高水远,没有三四个月,定难归来,至于耶律齐和郭靖,都有我爹
-的军令在身,一个在襄阳东南的筑岘山操练兵甲,一个负责斥候搜寻情报,都是
-重任,现在前线吃紧,没有我爹的手书,任何将领不得擅离职守,也就是说,这
-郭府大宅之中,现在只有黄蓉一人!嘿嘿,我早就想领略一下黄帮主的美艳,苦-
于她深居简出,我一直没有机会,所以才求我爹昨日向郭靖说情,找了个理由,-
让我们几个向黄蓉学功夫,这郭靖忠厚老实,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,嘿嘿,这-
等天赐良机,你们还不好好珍惜?」-

-  「原来如此,这当真是良机天赐,没有想到我们三个还有这等福缘。堂哥,
-这可多亏了你啊。小弟佩服。」吕蒙恍然大悟,直夸吕谦高明。
-
-  这吕谦挑的时机确实千载难逢,一想到能和黄蓉共处一室两三个月,三人都
-有些激动难忍。-
-
  我听说书的先生讲「能见俏黄蓉一面,立下地狱也甘愿。今日老子便要开开
-眼,看看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夸张!嘿嘿嘿。」范天顺大言不惭道。-
-
  「正是正是,哈哈,想来中原第一美女不知要比平日里那些青楼娼妓迷人千-
百倍啊!」吕蒙一脸淫邪的道。-

-  「想要一亲黄蓉芳泽,那我们便得约法三章,这黄蓉不是平常妇人,一生见-
多识广,更有武艺加身,我们不能硬来,只得徐徐图之,从今日起,你们两个不
-要再惹事,对黄蓉也要有礼有节,不然惹恼了她,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」-

-  「当然,当然,一切听哥哥安排。」吕蒙附和道。-
-
  「我也听从谦哥吩咐。不就是不赌不嫖不伤人嘛,为了黄帮主这个大美人,-
小弟心甘情愿啊,哈哈哈。」
--
  就在三人想入非非之时,吕谦忽然道:「噤声,有人来了!」-

-  他离门最近,听到门外响声后立刻提醒其余二人。
--
  果然,几声娇笑后,黄蓉左右各伴有一名姿色不俗的丫鬟,款款而来,姿态-
高雅,黄蓉的美艳便如同深海之中的夜明珠,一进来便将整个厅堂照的艳光四射。-

-  说是百花为之失色,百鸟也为之啼鸣也毫不夸张。-
-
  黄蓉望向三人,微微一笑,露出几枚皓白的贝齿。
-
-  三人看向黄蓉的眼睛已经直了,都在心中暗道:「此女只应天上有,不知缘-
何落人间。」-

-  两个丫鬟看着三人失态的模样,眼神中不约而同露出了鄙视。
--
  黄蓉落座之后,吕谦咳嗽了一声,其余二人听到后也强迫自己收回了眼神,-
齐声道:「郭伯母好!」之后便都归位坐好。-

-  这一下心思灵敏的黄蓉哪能没注意到,在心中对吕谦的评价立时高了几分。
--
  对于自己的魅力,黄蓉自然十分清楚,这几个后辈正值年少,血气方刚,迷-
恋自己的美貌自然也情有可原,况且能做到不失礼,看来是对自己心存尊敬的。
-
-  这般想来,黄蓉看着三人就顺眼多了。-

-  「听说下人都被你们赶跑了,是不是怪我招待不周啊?」黄蓉似怒非怒的问-
道。
-
-  「不敢,不敢,我们三个此次能得郭伯母教诲,实乃天大的荣幸,故而想借
-此机会洗心革面,只是苦于脸皮薄,还望伯母教诲之时,能否让仆人暂避!」吕-
谦起身谦卑的说道,没有与黄蓉对视。-

-  「哼,你们这几个小子,也知道脸面啊!不过,我驳了你们的脸面,却得照
-顾你们的老子几分薄面!」黄蓉心中暗想,随即开口道:「也罢,黄莺,紫苑,-
你们都退下吧,以后三位公子来时,这迎客院就不要留人了!」-

-  「是,夫人!」二丫鬟应声而退。
--
  吕谦躬身拱手道:「多谢郭伯母!」-

-  吕谦恭敬的样子让黄蓉很满意,不过黄蓉没有注意到,低下头的吕谦眼中闪-
过的一丝得意,一丝狡黠。
-
-  丫鬟离开之后,右手边就座的黄成虎刚好可以完整的窥视到黄蓉的左半边身
-体,正好门外一阵清风吹来,吹起了黄蓉这半边披风,范天顺打眼望去,忽见一
-抹春光乍泄,轻纱遮不住黄蓉那半截笔直浑圆的玉腿,迷人的线条在范天顺眼前-
展露无遗。-
-
  而黄蓉却浑然不觉,依然和吕谦吕蒙二人说着话。
--
  只这一眼,就让范天顺胯下巨根瞬间坚硬挺立起来,黄蓉肉体的魅力,果然
-无可抵挡。
--
  范天顺在心中告诉自己,总有一日,要将这中原第一人美人狠狠推倒在地,
-肆意爱怜,就从那一双毫无一丝赘肉的美腿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