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公交紧缚事件】作者:不详
【公交紧缚事件】作者:不详
字数:3468
  这是十多年前,我在一本杂习上看到的一篇故事。过了这么多年,我已经记不清那本杂志的名字了。只是记得故事中的大致情节。我进行了一些加工细化,就成了如今的这篇文章。

  我是警局的侦察科长。最近连续发生几起盗窃案,作案人的手段十分老练且狡猾,现场几乎无法找到任何蛛丝马迹。目前唯一能确定的,就是这起案件极可能有三个人合夥作案。

  现在已经是腊月天时,上级督促我们一定要赶在春节来临之前破案。可是到如今为此,我们却未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这天的中午,我因为有要事回家一趟,而局子里却正好没车,无奈只有去公车上挤挤了。公车上人很多,早已没了座位。车过了几站,上来了三个人,站在了我的身边。

  这三人两个男子,另一个是女子。只是那女子的衣着有些奇怪。她戴着一面大大的墨镜,遮住了她的眼睛。天气太冷,所以她也戴着一只大大的口罩,齐肩的头发垂落下来,已经无法看到她的面容了。她穿着一件花格妮子上衣,两只手也放在衣兜里。两个男子将她夹在中间,那矮个男子甚至将手抓在她的大腿上。
  这三个人显得异常古怪,却又无法说出是古怪在哪里,我约略打量了一会,接着想自己的事去了。

  忽然我脚上一阵疼痛,低头一看,原来是那女子伸脚过来踩到了我。公车开得非常平稳,显然这是故意的。我抬头问道:「小姐,你干嘛踩我?」

  那奇怪的女子却一声也不出,漆黑的墨镜遮住了她的眼睛,竟然连她的一丝眼神也无法捕捉到。

  这时她身边那高个的男子说话了:「对不起啊,先生。我这位朋友不是故意的。不好意思。」他满脸的歉意,我倒不好意思发作了,只得作罢。

  过了不多久,我小腿上又忽然感到一阵疼痛,低头看了看,果不其然,又是那女子伸脚过来,狠狠踢了我一下。

  我这可有些儿火了:「你这位姑娘是怎么一回事?我招惹你了吗?」

  那女子依然的不发一言,墨镜反着光,能看到我在里面的影像。那高个男子满脸堆笑着说道:「不好意思啊,我这朋友其实精神上有些问题。她常常这样子的,先生您可别生气。」

  我说道:「麻烦你看你的朋友,让她别再踢到我了。」

  这时那女子身边站着的矮个男子在那女子大腿上用力一拧,他的动作虽然很隐秘,可又如何能瞒过我侦察科科长的眼睛。

  那女子被他拧得身子一颤,似乎十分的痛苦,可是却哼也没哼一声。我觉得古怪,但心中烦闷,也没去细想。

  这时车又停了,那两个男子将那女子夹在中间,向车门走去,看来他们是准备下车了。那女子似乎十分的不情愿,不停的扭动着身体,回过头向我这边看过来。

  虽然她眼睛被黑镜遮住,但我敏感的觉得她似乎是在向我求救。我心里一震,觉得这事分外蹊跷,凭着我的直觉,这三个人一定有什么问题,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来关键是在哪里。我想,还是先留下他们再说。

  这时那三人已经下了车,我提高声音说道:「你们等一下,我有话要问你们。」
  谁知那两名男子突然向前猛跑。不用再怀疑,这三人一定有问题,我想也没想,便向他们追了过去。这时那女子伸腿一绊,竟然绊倒了那矮个的男子。
  我大声喊道:「我是员警,大家快来下来帮忙抓歹徒。」

  这时车上一些同志已经下来,一起将那矮个男子按倒在地。这时那高个男子已跑得有了一段距离,但我这个科长岂是白当的,不用一分钟,我便追上了他,将他双手反拷了起来。

  回到公车那里,又将那矮个男子也反拷了,一起押上公车上去。

  至於那女子,因为她主动帮助抓住了那矮个男子,虽然也有嫌疑,所以没有给她上铐。公车直开到警局,那两名男子由同事去审问,我则亲自和那女子问话。
  审讯室里很安静,那女子坐在我的对面,低着头依然如故一言不发。我问她道:「那两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?」

  她坐着一动也不动,只把头抬起来,那戴着墨镜的眼睛似乎正在看着我。
  我说:「小姐,希望你能合作一点,这样对你也有好处的。」

  那女子忽然摆起头来,头发向四面散开,可就是偏偏一声也不哼。她还扭动着身体,似乎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一般。

  我心里想,莫非这女子真的精神有问题,可刚才她帮助抓那个矮个男子,明明是正常人的行为啊。

  我心里大是奇怪,走到那女子身前,她便不再摆头,也不再扭动身体,坐在椅上,抬着头安静的看着我。我忽然心里一阵冲动,伸手将她头上的黑镜摘了下来。

  这才发现,那墨镜竟然还用胶布固定着,难怪那女子刚才那样甩头,墨镜都没有掉下来。那女子大大的眼睛中却满是泪水,一逼乞求的眼神。我连忙帮她取下了那只大大的口罩。这下我呆住了。

  原来那女子嘴被一张强力胶布牢牢的封住,另外还有两张胶布,以她的口为中心交叉的贴在第一张胶布上面。这样严密的胶布封着她的嘴,她自然是无法说话。

  还有她的鼻子,有两根细细的管子分别从两个鼻孔里伸出来,我低头一看,她的鼻孔里竟然实实的堵着用水和匀了的麵粉团。那两根细管原来是供她呼吸而用的。本来不论将人的嘴封堵得多么严实牢固,也能从鼻子里发出些哼哼的声音出来。但如今这女子的鼻孔竟然也给麵粉团塞得这样紧密,自然连哼也无法哼一声了。

  那女子的耳朵里也似乎有什么古怪。我拨开她的头发,原来她两边的耳孔也给麵粉团塞住,想来连声音都无法听到了。

  那女子胸部微微起伏,显得十分难受。她的鼻孔一张一张的,想要多吸进一些空气进去。只是那麵粉极有粘性,塞得又多又满又深,她鼻翼扩张的同时,麵团粘住了鼻子也跟着扩大了。

  我急忙伸过手去那女子脸上,要撕下封住她嘴的三张胶布。那胶布粘得十分结实,为了不弄痛那女子,我小心的撕下了外面的两张。最后撕开最底层的一张胶布,眼前的东西又令我大吃一惊。

  原来那女子口中竟然满满的被塞着东西。本来胶布封住她的嘴的时候,我觉得得她两腮有些鼓突,却原来里面也给堵着。撕下胶布后,那女子紧紧闭着的嘴张开了,这一定是在贴住她嘴的时候,有人将她的嘴硬合拢了才封上胶布。
  我伸手去她口中挖那些堵嘴物,原来是几条女人的长筒丝袜,那上面淋淋漓漓的沾满了女子的口水,我随手将它们扔到地上。

  那女子张大了口,急促的喘息着。过了好一会,她觉得好了些,这才开口对我说道:「付科长,您脱下我的衣服吧?」

  想不到这女子居然认得我。但为何又提出这样的要求呢?我说:「这怎么行,我不能这么做。我们继续审讯吧。」

  那女子看我没有帮她脱下衣服的意思,又说:「科长,快帮我脱下衣服。我的手都麻木得没有知觉了。」

  我正想开口拒绝,忽然想到她耳中塞满了麵团,哪里能听到我说话。但她口鼻耳都被塞了,为何不自己解脱自己?莫非?

  我急忙将那女子的呢子上衣解开脱下,她里面穿着一件白毛衣。胸部很是丰满,我不禁有些心跳加快的感觉。透过她的毛衣,看得到她的手臂反背着在背后,一动也不动。毛衣里面还有些一条条的隆起,不知是什么?

  那女子说:「毛衣也要脱下来。」

  事到如今,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何况那女子的胸部如此美丽而丰满,我内心也有些想一睹芬芳。

  脱下了她的毛衣。她里面是赤裸的。果然,她的手被麻绳捆绑得结结实实。
  麻绳只有半釐米的直径,在女子乳房上部缠绕了有十多圈,压住上臂的上半部分牢牢捆在身体上。

  而乳房下部也捆有十多圈,将上臂的下半部分和身体连成一体。在那女子的乳沟部位,上下的绳子被拉到了一起,用另一根绳子捆住,往上拉到背后,使得她的乳房上翘挺立,分外的勾引人。

  绳子拉到背部中央后,也将上下的绳子拉到一起捆紧。这样本来就紧梆紧的绳子越发更紧了。女子的两只手腕反背在身后捆绑在一起,用一条绳子往上拉去,将手腕和背后那两路麻绳的中点固定住。两条小臂也被分别固定在背后的绳子上。这样使得她两只手臂根本一动也没法动。

  不仅如此,她的手被捏成拳头,大拇指被其余四指握在中间,然后外面用胶带细细的包紮裹好,真正达到了小指头儿也动不了的地步。

  我一看如此複杂的捆绑,心想这解开得多少时间,我拿了一把剪刀,三两下便给她剪断了所有的束缚。绳子在地上散落了一大片地方。那女子上半身都是绳印。

  随后又花了不少时间,取出她鼻中和耳朵里的麵团。那女子终於获得了完全的解脱。

  经过我和同事们的调查,才明白这件事的前因后果。

  原来那两名男子和那一名女子正是最近连连作案的三人盗窃团夥。由於那女子想要脱离他们而改走正路,於是那两名男子便将那女子捆绑堵鼻封口塞耳,准备将这女子带到公园里的小湖中,绑上一块石头沉下去,以杀人灭口。

  不料那女子却认识科长我,於是在公车上不停的向我示警,终於她得救了,而我们棘手的这桩案件,也终於告破了。

  最后,我想,如果那两名男子,将那女子的眼睛也用胶布贴闭起来,那结果如何,可就不得而知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wj522 金币 +4 版主排版,金币减半